助孕
定点合作机构
品牌
代孕生殖中心
咨询热线 187 0716 3672
您所在的位置:武汉添宝儿国际医疗 > 代孕常识 >
不孕不是一个劲“补”就行,辨对症,用对药,
2019-09-27 14:09 来源:添宝儿

不孕不是一个劲“补”就行,辨对症,用对药,才能成功种子
一说到不孕大多数人什么反应呢?要么觉得是肾不行,要么觉得是身体太“虚”了,反正就是得“补”。再加上嫌麻烦不愿意跑医院,自行每天狂吃“补肾”“滋补”“备孕方”的夫妻可不少。但今天的三则医案又一次证明,还是辨对症治疗才快捷有效。甘草泻心汤、桃核承气汤、猪苓汤,这三种常人不会想到能用在治疗不孕上的方剂,是如何成为效如桴鼓的种子方的?
牵牛花分割线
不孕症医案三则
一、甘草泻心汤治经期下利兼不孕症(少阳病)案
李某,32岁。初诊于1985年5月7日。
继发性不孕5年,1980年9月流产后,月经后发,量中色淡质稀,1周净。基础体温测定双相,呈阶梯形上升,月经周期60天,卵泡期长达44~45天,黄体期仅8~9天。每次行经期,辘辘肠鸣,水样腹泻,经净后逐渐复常。平时胃胀痞满,嘈杂嗳气,便溏不成型,眠欠安而心烦,时发口疮。脉弦,舌淡红,苔薄黄腻。腹诊:心下痞满而硬,背部至阳穴处强压痛,按之而舒。证属胃寒肠热、虚实夹杂的少阳痞证。遂投甘草泻心汤:
炙甘草、半夏各10g,黄芩、干姜各5g,黄连3g,大枣5枚,党参10g,15剂。并嘱其自我按压至阳穴,每日12次,每次半分钟。
二诊时,心下痞硬减轻,经期腹泻次数大为减少,至阳穴压痛稍稍见减,便偏软。酌减分量,守原法治疗。末次月经在1985年7月2日来潮,经期仍投原方,月经净后,停药观察。9月底,妇检已妊,来年5月,生一女孩,全家欢喜不尽。
临证心悟
不孕不是一个劲“补”就行,辨对症,用对药,才能成功种子
六经辨证是以阴阳论为指导的“治人为本”的医学体系。阴阳,它所揭示的是机体在疾病发展过程中的整体状态变化,而不是疾病的病因、病位;是疾病的动因,而不是疾病的本原。
如此例患者,前医的不足之处,就是仅仅注重一脏一腑的局部异常,只在冲、任、肝、肾上寻原因,而忘记了在六经上求根本。
此案是少阳病变证,腹证“心下痞硬”是泻心汤类汤证的主要指标,但临床要确定为甘草泻心汤证时,必须考虑到伴随症状——眠欠安而心烦。可见腹诊与四诊合参并不矛盾。
二、桃核承气汤合大黄附子汤治原发性痛经并不孕症(太阳、阳明合病)案
王某,30岁。初诊于1982年7月21日。
患者15岁初潮,每于经期左胁下至少腹针刺样疼痛,疼痛向左腿部放射,经期尚准,经量稍少,色紫暗有块,行经不畅。延至婚后,诸症有加,婚后7年未孕,西医诊为原发性痛经并不孕症,中医曾投少腹逐瘀汤等祛瘀未效。
诊见:形体虽丰腴,但面色暗而少华,便秘;脉弦涩,舌淡紫有齿痕,苔白厚水滑。腹诊:腹部充实,两侧腹直肌痉挛;左少腹急结,按之疼痛;左胁苦满。证属寒凝血瘀实证。方投桃核承气汤合大黄附子汤。
桃仁10g,桂枝15g,大黄、甘草各6g,元明粉10g(冲),附片10g,细辛5g(后下),7剂。
图:甘草
并嘱其用清艾条自灸左少腹急结压痛处,每日2次,每次15分钟。
灸、药后,大便通畅,每日一行,左少腹急结消失,重按之仍有痛感,两侧腹肌也稍有挛急现象。乃转为桂枝茯苓丸,连服35剂;每日坚持按时自灸。诸症悉除,经来痛消,停药观察。到1982年10月,停经,诊为早孕。此后胎孕正常,足月顺产。
临证心悟
患者瘀血阻滞证候明显,但泛投一般祛瘀剂却未果。虽然其中原因颇多,然而忽视腹证的特殊性可能是一个关键的因素。患者经期中出现自左胁下至少腹疼痛向腰腿放射的现象,是《金匮》所谓“胁下偏痛”而牵引他处疼痛的大黄附子汤的特殊腹证;“少腹急结,按之痛甚”是《伤寒论》中的桃核承气汤证。据日本汉方家桑木崇秀经验,凡“下腹部(主要为左侧)有压痛与触及肿块时”是桂枝茯苓丸的腹证。日本汉方家大冢敬节、矢数道明、桑大崇秀、寺师睦崇等对此均有论述。我据腹证活用经方并结合艾灸而终能生效。可见日本汉方家吉益东洞所教诲的“腹证不详,不可处方”的确为得道之言。
三、猪苓汤治经前紧张症伴不孕症(阳明病)案
刘某,27岁。初诊于1983年9月15日。
患者消瘦,婚后4年未孕,月经量中,色暗红,无血块,每于经前10天左右出现烦躁、头终、头晕、乳房胀痛、腹泻、下肢浮肿等症,每值月经来潮后自行减弱。来诊时,适值经前诸症蜂起,且作有口干、微咳、尿黄不利等。脉弦细数,舌红,苔薄黄。腹诊:全少腹胀满、脐下动悸。证属水热阻胞,阴津不足。投以猪苓汤:
猪苓、茯苓、泽泻各15g,阿胶(烊)10g,滑石粉(包)12g,7剂。

添宝儿试管: 试管婴儿资讯 试管婴儿常识 试管婴儿案例
Copyright@2019 武汉添宝儿医疗-长沙添宝儿医疗版权所有法律声明
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杨家湾五环天地     网站地图 武汉建站
备案号:鄂ICP备15012033-2号